澳门太阳城在线

暴风乙己

  A股的投资者的结构,是和别处不同的:都是一些散户为主,追热点炒短线,喜欢炒新炒小。有的上市公司,年末年中,每每推出个10转5,意思一下——这是几年前的事,现在要涨到10转15,才就有散户跟风而入,热热的炒上一把;倘若谁沾上点热门概念,便可以一呼百应,引来无数关注,成为龙头了。如果是刚上市的新股,那更能连续多个涨停板。但这些股民,多是短线帮,大抵没有这样耐心等待。只有做长线的,才会仔细研究上市公司,看基本面看行业,慢慢地投资。

  我从20岁起,便在朋友的带领下炒股,朋友说,智商不够,怕是炒不了中线,就随便炒炒短线吧。炒短线,虽然门槛低,但反反复复高吸低抛亏的也不少。往往利好消息出来已经是最后一棒,刚追进去又赶上人家出货,有个新概念出来结果又是假的,在这严重信息不对称下,赚钱也很为难。所以过了几年,觉得自己干不了这事。幸亏套牢的程度深,出来不得,便改为留点底仓专门打新了。

  我从此便整天的留在股市里,偶尔看一下我的股票,但总觉得有些单调,有些无聊。A股波澜不惊,上市公司也少有亮点,教人活泼不得;只有出现,才可以笑几声,所以至今还记得。

  是一家创业板上市公司。10多年前,他的播放器几乎占据了中国的每一台电脑,算是国民级软件。可一直业绩平平,后来一度打算赴美上市,却碰到中概股的低潮期,无奈作罢。许是命运捉弄,偏偏赶上了国内“互联网+”的风口,竟然成功登陆A股,还恰逢一场史无前例的杠杆牛市。按理,上市公司都是集万千资源于一身,能被搞成现在资不抵债的样子,也是不容易。他每次上头条,总是话题十足。暴风一出场,股民便都看着他,有的叫道,“暴风,你又有概念了吧!”

  他不搭理,在2015年半年报中,默声推出了“10转12”的利润分配方案。股价倒真的直线个涨停板。

  暴风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“目前质押的比例很低,而且还解除了一些质押,哪怕有几笔解除的是100股,那也代表的是态度!何况公司还在搞股权激励,对经营没信心的话,搞激励员工会认购吗?……再怎样的公司……也不能坑自己员工吧?”

  接着便自顾着资本运作,停牌,然后搞了一堆眼花缭乱的收购、对外投资动作,显得家里有矿一般。在公告里,每个项目都被描绘出美好的前景、不菲的回报,俨然又一副“为梦想窒息”的神情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,股市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  听人家背地里谈论,暴风也曾有过高光的时刻。2015年上市的时候,曾经连拉出35个涨停板,一度还成为两市股价最高的股票,连茅台都被抛在了身后。可他却跟很多A股的公司一样,只有个概念的泡泡,却没有业绩的支撑。加上彼时乐视声誉正隆,所谓的乐视生态如日中天,暴风便也想走“生态化反”的路子。老板为了获取资金,便把手里的股票质押出去。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运气,A股的杠杆泡沫,很快便破灭了,暴风的股价,便跌得稀里哗啦。老板所质押的股票,便成了高悬的利剑,保不齐哪天就有爆仓的风险。但暴风在A股,动静却比多数公司要大,从不寂寞;不仅要收购吴奇隆旗下的稻草熊影业,还想进军体育界。更是拉上光大资本,耗资数十亿收购MPS,这是打算走出海外,走所谓的体育IP路线了。

  暴风自身的主营业务一直没有什么起色,收购MPS却让几十亿的资金全部打了水漂,以至于业绩巨亏,净资产都成了负数。随后危机便陆续浮现了出来,先是首发股东、高管减持股票;接着便陷入与光大的诉讼纠纷。旁人便问道,“暴风的股价这是要崩了吗?”暴风看着问他的人,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。过了几天,公司发布公告称,实控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。他们便接着说道,“老板都被抓了,还能继续经营下去吗?” 暴风立刻显出颓唐不安的模样,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,嘴里说些话;这回可是全是“存暂停上市风险、收到证监会立案调查”之类的警告了。可即便如此,他的股价竟然在随后连拉两个涨停,众人也都哄笑起来,股市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  “他之前公布的三季报,业绩仍是巨亏。这一回,是真的要凉了,所有的高管,连带财务、证代,竟全跑光了。这样的公司,能不跌么?”

  大雪之后,天气是一天凉比一天,看看将近冬至。我竟然又在涨停板上看到了暴风。一个连续涨停的上市公司,却能窘迫到什么地步,你知道吗?“不知道罢?……我说给你,记着!”

  截至目前,公司尚未聘请首席财务官和审计机构,存在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的风险。根据相关规定,上市公司在法定披露期限届满之日起两个月内仍未披露年度报告,深交所可以决定暂停公司股票上市。

  根据创业板上市相关规则,若公司经审计的2019年度财务会计报告显示净资产为负,深交所可以决定暂停公司股票上市。

  公司的办公场地租金支付到2020年2月底,届时如果无法及时缴纳租金,将面临无办公场地的风险。

  新修订的证券法即将实施,注册制全面推行,退市也已常态化,留给暴风和他的投资者的时间,真的不多了吧。

上一篇:“不齿”与“不耻”
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