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太阳城在线

汝看此书时吾已成阴间一鬼

  林觉民(1887—1911),字意洞,福建省闽侯县(现在福州市)人,黄花岗七十二烈士之一。《与妻书》是作者参加孙中山领导的广州起义前写给妻子的绝笔书。

  1911年4月24日深夜,香港滨江楼,林觉民就着房间里的微弱灯光,在一块洁白的丝帕上奋笔疾书。3天后,林觉民与族亲林尹民、林文等随黄兴、方声洞等革命党人攻打广州两广总督署。寡不敌众,起义失败,林觉民因伤重力尽被俘,几天后英勇就义。同盟会会员潘达微冒死收殓烈士遗骸72具,合葬于红花岗,后改名为“黄花岗”,史称黄花岗七十二烈士。

  广州起义失败后,搬往广州光禄坊早题巷5号避祸的林家人看到了从门缝下偷偷塞进来的两封信,一封是林觉民写给父亲的《禀父书》,另一封是他写给妻子陈意映的《与妻书》。林觉民把信交给朋友时曾说:“我死,幸为转达。”

  少年林觉民,入学有辛亥革命摇篮之称的蒙学堂,接受民主革命思想与自由平等学说。1907年,林觉民赴日留学并加入了中国同盟会,成为当时在日福州籍同盟会会员中最活跃的分子之一。

  1911年,林觉民24岁。就在几个月前,作为留学日本的同盟会会员,他刚刚接受了为起义募集经费的任务,最后一次回到了自己位于福州的家中。

  在家中等待他的,是妻子陈意映。这位出身名门的温婉女子,在自己17岁时便嫁给了18岁的林觉民。尽管夫妻情深,尽管久别重逢,尽管意映彼时正怀着他们的第二个孩子……回家的那段时间,林觉民却几乎终日不见踪影,四处奔波筹集着起义资金。

  4月初的一天,林觉民告别妻儿,再度启程。只是,这次分离,已成永别。4月9日,林觉民奉命带第一批10余名先锋队员(即敢死队志士)从马尾登船取道香港转赴广州。27日,广州起义失败,林觉民被俘。清两广总督张鸣岐、水师提督李准亲自主持会审。林觉民力劝两人,“革除,建立共和,能使将来国家安强,人民乐利,则我之死亦瞑目矣”。张鸣岐叹息:“惜哉!此人面貌如玉,肝肠如铁,心地如雪,真奇男子也。”

  “祖国之存亡在此一举,事败则中国不免于亡,四万万人皆死,不特儿一人;如事成则四万万人皆生,儿虽死亦乐也。” ——摘自方声洞 《禀父绝笔》

  方声洞是林觉民的福建同乡,1905年加入同盟会,是同盟会的福建支部长。他和哥哥方声涛以及姐、嫂都是同盟会员,还亲自介绍妻子入会。当初在日本讨论赴义名单时并没有他,但在林觉民等回国后,他经过深思熟虑,毅然告别妻子,离开日本。慷慨赴义前一天,他在广州写下给父亲与侄儿的两封绝笔书。

  “此行成败不可知,任其事而怕死非丈夫也,余明知无济,只在实行革命宗旨,决以生命为牺牲。推倒满清,建设中华民国,事成则汉族光明,或败身殉,愿毋我念。”

  广东的李晚从南洋回国,过家门而不入,在攻打两广总督衙门时饮弹身亡。前一天他写下了《与家兄诀别书》。李晚1899年起从事革命活动,旋被清廷侦知,因遭清廷缉捕,不得不逃往南洋。1911年2月,他随黄兴到香港,一起组织广州起义,4月27日,起义爆发后,冲锋在前,随黄兴进攻两广总督署,因遭清兵围攻,退出总督署,在巷战中战死。

  “今日之中国,主权失矣,利权去矣,无在而不是悲观,未见有乐观者存。其有一线之希望者,则在于近来留学者日多,风气渐开也。使由是而日进不已,人皆以爱国为念,刻苦学习,以救祖国,由十年二十年之后,未始不可转危为安。”——摘自陈天华 《绝命书》

  1905年12月8日,陈天华抗议日本文部省颁布的《取缔清国留日学生规则》,在日本东京大森海湾投海自杀,年仅30岁。陈天华决心以一死抗议日本,唤醒同胞。他挥笔写下《绝命书》。陈天华的死,在当时就引起了很大的轰动。1906年的春天,当陈天华的灵柩运回上海后,大家痛哭流涕,决定将陈的灵柩送回家乡湖南,举行公葬。

上一篇:玄兮:道德经之论道绵绵若存用之不勤

下一篇:没有了